市民拍攝的城管圍毆農民的視頻截圖(紅圈位置為倪志國
倪志國被打之後的照片
  □記者谷武民通訊員趙振恆文圖 
  訴苦 農民進城去,意外遭毒打
  這起圍毆事件發生在濮陽市衛河路與政和一路交叉口東約50米處,據現場群眾向大河報記者反映,一位駕駛紅色小貨車的農民,被城管在路邊圍毆,當時城管約20人。
  11月26日上午,記者到事發地進行採訪,一位女士向記者提供了一份手機視頻。視頻中,幾名身穿城管制服的人正圍毆一男子,打人過程持續了幾分鐘。
  附近開發區地稅局一名女性工作人員說,當時他們在辦公室聽到外面有喊叫聲,從窗戶朝外看,見十幾個城管正在毆打一個男子。當時他們就喊:“要把人打死了,執法不應該這樣啊!”隨後,該男子被帶上執法車拉走。
  緣由 隊員被撞傷,懷疑就是他
  被打的倪志國說,他家住在範縣顏村鋪鄉中馮固村,11月24日,他開著小貨車從外地批發了一車山藥,準備拉回家去賣。上午十點半左右,他行至此處時,發現有一輛城管執法車一直尾隨著自己。
  “難道有什麼事要找我?”倪志國把車停在了路邊。這時,一名城管過來問他:“昨天是不是進城賣橘子了?在衛河路與益民路口把一位城管執法隊員給撞傷了?”倪志國說,23日他沒有在此賣過橘子,而是開車去外地拉貨了。而且對方當時並沒有辨認自己的車牌號碼,只認定是一輛紅色的車。
  對於自己的解釋,對方並不理會,而是一拳打在了倪志國的鼻梁上。隨後,幾名城管一擁而上開始圍毆。隨後,他又被帶至濮陽市中原路上的執法局院內。倪志國撥打110和120求助,但120的車趕到後,倪志國卻被扣留無法前去就醫,120急救車最終無奈地離開。
  如今,身在醫院的倪志國也不知道自己的車在哪裡,只知道當時被城管開走了。駕駛室內,有自己的錢包,內有3.7萬元現金。他說當時曾向城管表明想拿上錢包,但沒有得到允許。
  委屈 沒有撞隊員,可以查監控
  對於意外被打,倪志國很委屈。他說他23日上午開車和自己的哥哥去王助鄉拉貨,下午又跟自己的妻子從黃河路批發市場拉了一些蘋果,上述兩個地方都有監控可查,並沒有從城管所說的地方經過,自己是清白的。
  隨後,記者聯繫上了濮陽市城市管理綜合執法局的劉隊長。他表示:“這個小販23日在衛河路與益民路交叉口撞傷了一名隊員,這名隊員在攔截其車輛時,被其拖住往前跑了四五百米。24日上午,經我們辨認後,他死活不承認,於是我們才將其扭送至執法大隊。目前我們已經報警,等待交警隊事故科和公安部門做筆錄。”
  劉隊長表示,打人與23日發生的撞人事件是因果關係。
  核心提示|11月24日,範縣農民倪志國從外地批發了一批山藥,經過濮陽市區時遭遇十多名城管圍毆,城管稱其“之前撞傷了一位執法人員”,而倪先生卻說自己那天根本就沒有進城。
  如今,倪志國仍在醫院接受治療,他的車、貨物以及車內的錢包還不知去向。
  說法 即使有糾紛,也該先報警
  倪志國的哥哥看到被打的弟弟,表示非常痛心,他說23日確實跟弟弟一起去拉貨,一路上並沒有遇到意外,說弟弟撞人的事不可信。
  “就算是我有錯,執法隊員也不應該這樣打人。由公安部門處理就行了,我一定配合。”倪志國說。
  而事發現場的目擊者李先生也說:“那一幕真的挺寒心!十幾個城管毆打一個人,說是因為這個小販前一天撞人了,這應該由交警來處理,打人也解決不了問題。”
  對此,濮陽市一位資深律師表示,即便是倪志國撞傷了人,城管也應該在24日發現他之後立即報警,等待公安或交通管理部門的處理。
  目前,倪志國已經在濮陽市公安局昆吾分局做了筆錄,公安部門正對此進行調查,倪志國的貨車是不是肇事車輛,相信很快會有結論。
創作者介紹

Justin

jc30jclm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