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消息網9月23日報道 外媒稱,兩名香港億萬富翁兄弟本月承諾捐贈3.7億美元,這是香港向美國高校捐贈的最新例子。
  據美國《華爾街日報》網站9月23日報道,兩兄弟中的弟弟陳樂宗向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捐贈了3.5億美元,該學院將以兩兄弟已經過世的父親的名字命名。這是哈佛建校史上最大的一筆捐款。
  哥哥陳啟宗向南卡羅來納大學的職能科學與職能治療學部捐贈的2000萬美元雖然比弟弟的捐款少了很多,但該項目將以他們還健在的母親的名字命名。
  《華爾街日報》對美國教育部數據進行的分析顯示,長期以來,香港一直是美國高校大筆捐贈的來源地,2007年1月至2013年11月,香港向美國高校總共捐贈了1.81億美元,這是美國教育部記錄該數據以來持續時間最長的獲得境外捐贈的一段時期。
  如果不算上陳氏兄弟最新的捐贈,來自香港的捐贈占美國高校獲得的境外捐贈額的17%,在同一時期內超過了英國(1.476億美元)和加拿大(1.36億美元)。
  華盛頓的教育促進及支援協會負責國際業務的副總裁Amir Pasic稱,香港被認為是亞洲的紐約。他說,美國所有的籌款人都必須去紐約,因為財富在那裡;如今,香港擁有巨額財富,所以籌款人同樣也去香港。
  美國政府要求所有的高校向教育部披露從外國機構或個人收取的價值在25萬美元以上的禮物;一些高校還會披露價值低於這一標準的禮物。
  在上文提到的六年時間段里,香港人的慷慨解囊最大的受益者是美國的頂尖學府。普林斯頓大學在獲得香港的捐款方面排在第一,獲贈6760萬美元;排在第二的是斯坦福大學,獲贈3930萬美元;排在第三的是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獲贈2880萬美元。
  哈佛大學排在第四,獲贈1960萬美元,不過其中不包括來自陳樂宗的最新一筆捐款。
  斯坦福大學負責發展的副校長Martin Shell稱,美國的高校如今開始在教育全球學生方面發揮更重要的作用。他說,隨著全球財富增長,這些個人越來越多地通過慈善禮物顯示出驚人的慷慨。斯坦福大學非常榮幸成為受益者之一。
  現年64歲的恆隆地產有限公司主席陳啟宗一直是南加州大學董事會成員。他於1976年從該校獲得工商管理碩士學位。他的兩個兒子也是南加州大學的畢業生,其中一個在該校獲得職能治療專業博士學位,併在最近成為該學部的教工。在收到這筆新的捐贈後,該學部將被重新命名為南加州大學陳曾熙夫人職能科學與職能治療學部,以紀念陳啟宗的母親。
  現年63歲的陳樂宗曾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和哈佛大學就讀。他對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的巨額捐贈在一定程度上緣於他的校友身份。(該學院將被更名為哈佛陳曾熙公共衛生學院,以紀念陳樂宗的父親,其父於1986年去世。)
  陳樂宗曾說,他們自己都是受西方教育的。他表示,許多香港家庭向美國大學捐款,因為許多人不是自己曾在美國大學就讀就是有子女在美國上學。
  香港的慈善事業一直由實力雄厚的本地巨商主導。《福布斯》評出的亞洲首富李嘉誠在六年中捐款3,800萬美元,其中很大一部分捐給了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在這位億萬富翁的資助下,該校的李嘉誠生物醫學和健康科學研究中心於2011年落成。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發言人羅德里格斯稱,該校總是將香港視為其全球籌款活動的焦點城市。他還稱過去十年該校收到了2.991億美元的海外捐款。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2007-2013年已披露的香港人捐款共有163筆,平均捐款規模在110萬美元。
  香港富人的慈善事業也最具有全球視野的。本周早些時候Ledbury Research and Barclays Wealth公佈的針對全球2000名超高凈值個人所做的調查顯示,99%的香港受訪者表示,他們會考慮捐款給外國機構。
  香港最早向美國大學大規模捐款的富豪是合和實業有限公司的創始人胡應湘,他1995年向普林斯頓大學捐贈了1億美元。
  從亞洲流向美國高校的捐款也曾引發爭議。這類捐款常被人批評令一所遠在異國他鄉的學校而不是本土的學校受益。有時候,此類捐款還被認為是富人在用錢為子女買接受精英教育的機會。
  教育促進及支援協會的Pasic稱,高校籌款人說,如果一位捐款人的孩子正在申請入學的過程中,他們有時候會拒絕接受捐款。
  高校籌款人如今開始瞄準眼下赴美外國留學生的最大來源地:中國內地。儘管2007年至2013年,中國在捐款排行中僅排在第八位,但中國被認為是下一塊主要沃土。
  Pasic稱,各學校正在安排更多的人員進行國際籌資。他還說,亞洲富人才剛剛開始享受其在全球的慈善影響力。
  【延伸閱讀】
  哈佛大學如何“善待”善款
  2014-09-22 19:49:02
  《國際先驅導報》特約撰稿 薑有國 發自波士頓
  在美國高等教育的發展過程中,尤其是私立教育體系,除了學費之外,學校主要靠校友和社會捐贈來保障學校的正常運作以及教育和研究經費的支出,哈佛作為世界著名的最富裕的私立高校,其經費大部分也是依賴於校友和社會各界的捐贈。事實上美國的捐贈文化不僅僅存在於哈佛,而且成為美國私立高等教育的一種傳統文化和風氣。
  捐贈人的意向不容更改
  不可否認,向高校捐款確實可以名利雙收,比如獲得社會名譽稱號、學校以捐贈人的名義或者意向來命名某座建築或者相關機構、高校在招生時也會對捐贈人的親屬和後代有優先考慮。
  但是同樣不可忽視的是,富豪們或者捐贈人樂意對哈佛大學或者其他美國高校捐贈,也是對這些高校的基金管理、運用以及監管機制具有足夠的信任。同時,他們相信這些高校具有足夠的能力和資源幫助他們去實現捐贈的初衷和夢想,正如香港恆隆集團董事陳樂宗在接受哈佛校報採訪時談道,“為了繼續我母親在公共衛生事業的工作,以及我父親在教育事業上的專註,我和兄弟們認為最好的方式就是為哈佛公共衛生學院捐款。”
  陳樂宗本人不僅長期捐贈自己的母校哈佛大學,而且還一直承擔為母校募款的職責。他說,“無論你捐哪一所美國大學,都有相當的信心這個錢不會亂花。法律的制約,還有民間的風氣都是保障。”所以捐款人在捐贈給學校的時候,他們相信所捐贈的錢和資產不會被貪污、腐化、濫用和浪費,而且學校會按照捐款人的意向合理地安排和分配。學校與捐款人之間的相互信任,也促成了美國私立高等院校的繁榮發展。
  美國高校對所有捐贈都具有非常透明、嚴格和系統的管理方法。任何捐贈都必須專款專用,除非獲得捐贈人的同意,否則學校不能更改捐贈的意向。
  比如在20世紀60年代某家族基金向普林斯頓大學捐贈一筆豐厚的基金,用於培養在美國政府做外交的人才,但是後來該家族卻發現學校並沒有按照捐贈的意向去做,最後導致普林斯頓大學吃上官司。
  美國的私立大學的財政通常而言相當透明,大學作為非營利性的機構,所有資金的運作等都需要透明地展現,而且獲得學校董事會的表決同意,比如,學費的增長、招生制度、課程改革、基建、基金的運用等等。美國大學的捐贈基金以公司的模式來運作,普通的財務方面則通過學校的董事會、董事會之下的各個委員會以及學校管理層等來運作。
  董事會一般每季度召開一次會議,評估和制定學校的總體安排和計劃,以及制定各種政策,這些政策包括捐贈基金、項目、投資、組織程序、財務狀態、審計等。在每一個學年結束之前,美國高校的捐贈基金管理委員會和大學的一些相關機構都會要求學校各職能部門(比如各個院系等)向大學捐贈基金委員會和大學的主管部門提供一份詳細的學生受助名單(包括學生的年齡、性別、專業、畢業時間、收到的基金數目、成績、學生的學習感受、獎學金/基金對於他們的影響等)和受到資助的研究報告和財務報告,同時也要求院系負責人寫一份有關院系該年度發展的詳細報告。大學捐贈基金委員會將資料彙集在一起,向捐贈人或者機構提供詳細的年度審計報告,以此顯示捐款的透明、公正和實際用途。一些捐贈人或者機構在捐贈的時候對基金的安排都有詳細配額和規定,比如每年幫助多少亞裔、非裔、婦女、家庭第一代大學生、或者殘障人士等,學校通常會按照要求去完成,以滿足捐贈人或機構的意向和要求。
  比如,陳樂宗兄弟對哈佛公共衛生學院的捐贈主要用於對全球流行病的研究以及應對措施,並希望這筆款項能幫助哈佛公衛學院的教授們進行尖端研究,這一長期的研究過程則需要具有透明的制度才能保證資金的合理分配。哈佛公共衛生學院院長朱利奧·弗朗克稱這筆捐贈將幫助擴大該學院的研究計劃和學生資助,也將幫助發現和推動應對全球四大健康威脅(流行病,環境關懷,比如污染,貧窮,以及源於戰爭和暴力的人道主義危機,無效率的衛生體系)的解決方案。因而,嚴格、透明和務實的運用資金才會獲得長久的支持。
  專業管理公司為基金創收
  由於美國高校的基金運作通常都是由獨立和專業的機構來管理,並且按照仿照企業的運作模式進行投資,使捐贈基金能得到最有效的管理並且獲得最豐厚的回報。
  早期的美國高校主要通過大學的財務部門對捐贈進行投資,但是由於缺乏良好的監管機制和專業人士的經營,所以這一方法未能持久。隨著時代的發展和市場的需要,美國的私立高校都成立了自己專門的管理機構來運作和管理學校的捐贈基金,通過基金的方式,大學把捐贈集合在一起進行投資,而且都是由投資界的精英和專業人士來管理,比如任職於銀行、投資公司、基金公司以及資產管理公司的專業人士,同時也聘請了校外的投資專家作為捐贈基金委員會的顧問等,以保證學校的捐贈投資獲得最大的回報。
  由於大學是免稅機構,大學不僅僅享受捐贈財產的免稅政策,而且還建立了免稅的盈利性基金投資公司。以哈佛大學為例,哈佛大學自1636年創始以來便保持有捐贈基金,1974年,哈佛大學成立了哈佛管理公司來管理哈佛的捐贈基金以及相關的財務事務,其主要目標是為哈佛大學創收更多的投資回報以幫助哈佛的教育與研究的使命。
  哈佛管理公司主要負責哈佛大學捐贈基金、退休養老基金、運營基金以及其他相關財務,其組織和管理模式分為:哈佛大學董事會-哈佛管理公司董事會-哈佛管理公司總裁。總裁之下由不同的部門各司其職,包括:捐贈與信托、投資組合分析、投資管理、風險管理以及首席運營,其中投資管理又分為內部投資平臺和外部投資平臺。
  哈佛管理公司按照普通的投資公司模式來運作,由哈佛管理公司董事會負責領導,董事會的13名成員由哈佛大學資深的管理人士和外界投資專家組成。哈佛管理公司董事會每季度定期召開一次會議,討論和評估投資政策、風險預測指數、實行新的投資計劃、審查基金業績等。哈佛管理公司的投資也涉及很廣,包括實質資產、股票、固定收入、權益證券、基金以及現金等。哈佛管理公司主要經營和管理哈佛大學60%的捐贈基金,其餘的40%則交由具有良好信譽和資歷的外部理財機構操作經營。
  哈佛管理公司的經營目標,一如大多數的美國私立高校一樣,遵循基本的理財藍圖,比如,專註和保持長期的投資業績;在市場不佳的狀態下,積極尋求可能獲得更高回報的投資機會;分散投資以降低風險而獲得更多回報;為哈佛大學的教育、研究和日常運作提供經費。同時,為了使大學的教育、研究和運作正常發展,避免由於市場發展帶來的投資風險,美國很多私立高校的捐贈管理公司都保持資金的流動性來積累基金,並且通過和社會各界以及校友,家長等保持密切的聯繫,促進和鼓勵他們繼續保持甚至增加捐贈。同時,美國高校的捐贈基金管理公司也將捐贈投資收益的一定配額增加到捐贈基金,以使捐贈基金得以不斷增加。
  獨立機構審計基金管理
  為了使捐贈基金的管理更具有透明、公開和合理合法性,以及避免被濫用,美國各高校基金管理委員會或者基金管理公司的負責人每學年都會向大學董事會以及學校主管部門提供一份非常詳細的投資和業績報告,所有的報告都是公開和透明的。
  美國大學的內部審計委員會對基金的管理和投資可以在任何時候進行獨立的審計,審計委員會是直接隸屬於校長辦公室的獨立機構,直接對校長或者行政副校長負責,以確保審計的公正性、透明性和客觀性。
  此外,高校或者基金管理公司有時候也會聘請外部的專業審計機構來審計捐贈基金的投資和安排,以避免和杜絕資金濫用的問題。聯邦政府和州政府以及地方稅務局也具有對高校基金管理公司直接審計的權力,以防止有的基金管理公司涉及洗錢或者幫助他人逃稅。
  同時,大學也會非常清楚地對外公佈詳細賬目,使捐贈基金的使用更加透明化、制度化和規範化,按照嚴格的監督和管理機制,尊重捐款人的意向,定期向捐贈人和機構提交報告,以贏得捐贈人的信任和支持。
  所有這些方法基本排除了基金被濫用的可能性。基金管理公司或者高校行政部門也非常清楚,一旦基金被濫用,他們不僅僅自己受到名譽和官司的影響,而且將導致校友和社會其他各界對學校的嚴重不信任,從而減少捐贈收入。(作者系哈佛大學教育學院研究員、波士頓學院伍茲學院副院長)
  【延伸閱讀】
  港陳氏家族繼哈佛後將向南加大捐款
  2014-09-16 22:57:03
  新浪財經訊 北京時間9月16日晚間消息,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繼上周承諾向哈佛大學捐款3.5億美元之後,香港恆隆集團陳啟宗、陳樂宗兄弟的家族基金又計劃向陳啟宗的母校南加州大學捐贈巨款。
  恆隆集團一位發言人證實了這一消息,雖然該發言人稱陳氏兄弟尚未正式向南加州大學捐款,但據《南華早報》報道,陳啟宗已於15日晚飛往洛杉磯與母校商談捐款事宜。
  陳啟宗的弟弟陳樂宗上星期代表家族基金向哈佛大學公共健康學院捐出3.5億美元,這是哈佛大學建校378年以來收到的最大一筆捐款。
  陳啟宗在接受《南華早報》採訪時稱,迄今為止陳氏家族的Morningside基金的捐款數額已超過了任何其他慈善家,包括比爾-蓋茨和巴菲特。
  陳啟宗表示,其家人早已達成共識,將家族所有財富捐給慈善機關,一分錢也不留給子女。(羽箭)
  【延伸閱讀】
  陳啟宗談3.5億美元贈哈佛:“會”捐款是大學問
  2014-09-16 19:55:11陳啟宗接受中新社記者專訪。中新社發 張宇 攝
  中新社香港9月16日電 題:陳啟宗談3.5億美元贈哈佛:“會”捐款是大學問
  中新社記者 賈思玉
  “錢是最不值錢的東西。”香港中環渣打銀行大廈28樓,作為大廈業主的恆隆總部所在地,陳啟宗以他的“名言”應對記者對金錢數目的執著。
  陳啟宗有錢,他是恆隆集團和恆隆地產的董事長,與胞弟陳樂宗位列《福布斯》2014香港富豪榜第17位,凈資產估計達29.5億美元;陳啟宗也沒錢,因為陳氏家族有捐身家的“不明文家規”,“錢不留給後代,都用於做公益、做慈善,除了養我媽媽以外,她94歲了。”
  “社會怎麼看管不了太多”
  哈佛大學上周宣佈,由陳啟宗、陳樂宗創立的家族基金“晨興基金會”承諾捐款3.5億美元,支持該校公共衛生學院。這是哈佛378年校史上金額最大的單筆捐款。
  陳啟宗接受中新社記者專訪時表示,其父陳曾熙對教育事業和醫學研究一向非常支持,哈佛公共衛生學院是陳樂宗取得碩士和博士學位的地方,“捐款順理成章”。他又強調,公共衛生不是一地的問題,而是人類的問題。
  陳啟宗證實這筆捐款沒有設限,但未透露是一次性、還是分期分批撥付,“不方便講,大學的政策是不公佈。”
  陳氏家族此舉在中國引發爭議。有網民質問,“為什麼不捐助中國內地或香港的大學?”“我知道好多人講這講那,迫不得已要澄清一下。”記者見機追問晨興在內地的捐款數額,陳啟宗卻說:“我們從來沒跟別人說過捐了多少。首先做自己認為有意義的事,社會怎麼看、歷史怎麼看,我們也管不了太多。”他更直言,其家族做慈善不想“門開得太大”。
   “時間比錢更‘值錢’”
  只有英文版本的晨興集團網站顯示,集團透過晨興基金支持教育和科研發展,包括2006年捐款1億港元在香港中文大學成立晨興書院;自1996年起,每年資助北大、清華、復旦等5所高校的500名學生;以及捐建中國科學院晨興數學樓、創立晨興數學中心,捐助世界華人數學家大會等。
  “我個人很喜歡的一個項目是浙江大學‘晨興文化中國人才計劃’。”該計劃每年從大一學生中選拔30人,在其專業領域之外,“開小竈”教授中國文化和國際關係方面的課程。“有傳統文化底蘊、同時對國際事務有認識,這是中國未來需要的人才。”惜才的陳啟宗說,享受“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的樂趣。
  此外,陳啟宗對傳統建築和文物古跡格外珍愛。他憶述了在北京故宮捐款復建建福宮花園和中正殿一事。工程自上世紀90年代展開,前後歷時18年。
  “你想想看,是18年花的錢重要,還是18年重要?”陳啟宗說,在內地做慈善,付出最多的不是錢而是精力,真誠、心血和時間比錢更“值錢”。
  中國新富樂捐
  因應陳氏家族的捐款,為紀念恆隆已故創辦人、陳氏兄弟的父親陳曾熙,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決定易名為哈佛陳曾熙公共衛生學院。
  訪問中,陳啟宗突然提及,下周天津恆隆廣場即將開幕,與之相隔不遠有一條街,當年被嗜賭的祖父一晚輸掉。“我父親經歷家道中落,後來自己創業,直到死那天還記得窮是什麼滋味。因此他很自然地有同情心,會幫助別人,自己沒讀大學但希望別人讀大學。”
  “中國的新富階層也在經歷這個過程。”陳啟宗說,內地不少富人已表明會“裸捐”,還有好多商業機構把盈利的一部分投放慈善基金,“這很了不起”。對於跑去美國“撒錢”的行善方式,陳啟宗笑稱這種不代表主體。
  “你繼承了父親行善的遺願,下一代是否也會如此?”陳啟宗聽罷露出嚴苛的表情:“不懂得賺錢,就不要參與捐錢。”他說,“會”捐錢是大學問。(完)
  【延伸閱讀】
  美媒:港商向哈佛捐3.5億美元引內地網民憤怒
  2014-09-12 07:36:31
  參考消息網9月12日報道 美國《外交政策》雙月刊網站9月9日發表題為《中國人捐款給美國大學是不愛國嗎?》的報道稱,9月8日上午,哈佛大學在收到來自香港富豪家族的3.5億美元捐款後,對該校校長德魯·吉爾平所謂的歷史性時刻進行慶祝。捐給哈佛公共衛生學院的這筆捐款是該校378年曆史上數額最大的一筆捐贈。
  報道稱,這聽起來或許像是中國軟實力的一次勝利,然而眾多中國網民對於這筆錢將不會被用來解決國內問題感到憤怒。
  微博上的批評之聲尤其激烈。一位用戶在留言評論這條新聞時問道:“你們為什麼不給我們自己的大學捐錢,賣國賊?”一位用戶質問為什麼中國的富人不向西部貧困地區捐款,那裡高等教育的普及率低於全國平均水平。
  這筆捐款背後的陳姓家族來自香港。而早些時候人們對於中國內地億萬富翁向美國大學捐款也曾表達了強烈不滿。今年7月,內地房地產大亨潘石屹及其妻子張欣向哈佛捐款1500萬美元,用於設立一個旨在資助中國貧困學生到這所名校求學的獎學金計劃。許多中國人還是對潘石屹的捐款提出了批評。
  有意捐款的中國億萬富翁們肯定會想到中國高校缺乏透明的財政狀況,在那裡嚴格的等級制度常常成為滋生腐敗的溫床。據廣州的《南方周末》報道,自從2012年以來已經有29個名牌大學的高級管理人員因為涉嫌腐敗被免職。
  許多中國人表示,在2000多所中國高等院校的財務變得更加透明之前,他們對於給本國學校捐款仍將三思而行。由國家電視臺主持人變身為公共知識分子的崔永元在微博上寫道,這與“信任和誠信”有關。另一位微博用戶問道:“如果我們給國內大學捐款,到底有多少錢會被用於教育呢?等到中國大學的管理像哈佛一樣完善的時候,會有人願意捐款的。”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哈佛大學(資料圖)
  【延伸閱讀】
  香港富商向哈佛捐贈3.5億美元 數額有史以來最大
  2014-09-10 17:07:05
  參考消息網9月10日報道 美媒報道稱,哈佛大學9月8日宣佈有史以來收到的最大一筆捐款,由一個香港富裕家族控股的集團向公共衛生學院捐贈3.5億美元,該家族的一位成員曾獲得哈佛大學的研究生學位。
  據美國《紐約時報》中文網站9月9日報道,哈佛校長德魯·吉爾平·福斯特(Drew Gilpin Faust)說,晨興基金會針對大學的一個相對較小部門的捐款,將會對位於波士頓的公共衛生學院產生深遠的影響,讓其得到一個穩定的財政基礎,能為學生提供更多的助學金,同時擴大幾個領域的研究項目。
  “這個學院以及整個公共衛生領域一直資源不足,”福斯特說。“學院嚴重依賴來自聯邦政府的研究經費,這種經費正受到威脅。”
  該基金會由兩位兄弟、陳啟宗(Ronnie Chan)和陳樂宗(Gerald Chan)領導,他們的實業包括在香港和中國其他地方開發房地產的大公司恆隆集團,以及私募股權和風險投資公司晨興集團。公共衛生學院將改名用他們的父親陳曾熙的名字T.H. Chan命名,陳曾熙創立了恆隆。
  據《高等教育紀事》(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的一個名單,美國高等院校收到的捐款中,只有6筆比這筆大。其中之一是伊利·和坎迪斯·布羅德(Eli and Edythe Broad)贈給布羅德研究所的4億美元,該研究所由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聯合運行。陳氏兄弟的捐款是單獨給哈佛的最大一筆。
  沿用大學的一貫做法,哈佛沒有透露捐款的時間及形式。大筆捐款往往分若干年支付,除現金外,還可以證券或不動產的形式。
  哈佛的官員說,這筆捐款將用於四大領域的研究:大流行病,公共衛生學院對其的定義包括諸如肥胖和癌症等威脅;從污染到暴力的有害環境;貧困和人道主義危機;以及失敗的衛生體系。佛斯特以西非的埃博拉疫情為例,闡述對這些資源的需求,埃博拉疫情涉及上述四個領域中的三個:快速傳播的疾病,又因貧困而加劇,讓現有的醫療體系措手不及。
  她說,“隨著世界變得更加全球化以及疾病的跨國界傳播,我們都意識到公共衛生是多麼重要。”
  陳樂宗在20世紀70年代曾在公共衛生學院獲得放射治療物理學碩士學位,以及放射生物學博士學位,並曾在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Dana-Farber Cancer Institute)做研究員,發表過多篇科學論文。他一直是學院活躍的校友,為學生競賽當評判,在學院發表演講,包括在2012年的畢業典禮上。
  1986年,他與哥哥一起創建了晨興集團,他也是恆隆的董事,陳啟宗是恆隆的董事長。他們家族的慈善活動都集中在促進科學和高等教育方面,包括在公共衛生學院設立的一個講席教授基金。
  最近,陳樂宗在大學主校區所在的馬薩諸塞州坎布里奇市的哈佛廣場購置房地產引起了外界註意。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哈佛大學(資料圖)  (原標題:外媒:香港富豪何以成美國高校最大金主)
創作者介紹

Justin

jc30jclm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