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槍林彈雨中快速通過螞蟻窩、沼澤地,在波濤暗涌中負重泅渡3公里;陸上拔槍5秒內能擊敵——“頭靶打眉心、胸靶打心窩”,海底也能對移動目標“10發10中”……
  他們不是諜戰大片里的007,也不是科幻電影里的未來戰士,他們是珠海警備區某船運大隊兩棲偵察隊的尖兵,扼守珠江口咽喉——金星門水道,逐浪伶仃洋。
  近日,記者隨“南粵海疆行”國防教育採訪團登上淇澳島,近距離接觸這支素有“陸地猛虎、海上蛟龍”美譽的偵察兵隊伍,直擊他們訓練時的苦辣,也講述他們成長中的酸甜。
  ●南方日報記者 趙琦玉 發自珠海 統籌:戎明昌 徐林 洪奕宜
  “魔鬼”訓練1斤米2兩鹽1壺水“捱”2天
  作為船運大隊特有的兵種之一,兩棲偵察隊擔任著水上作戰保障、近海偵察警戒、海防巡邏執勤、交通運輸等保障任務。
  任務有多重?從其所駐守島嶼的地理位置即可見一斑。
  在穗港澳“金三角”的中心淇澳島處雖然面積不大,不足18平方公里,卻是進出伶仃洋的必經之路、南海海上交通和軍事戰略要地。近年來,海上走私、販毒、偷渡、非法越境等犯罪行為時有發生,外來人員、外籍船隻、空中飛機飛行架次在增多。對此,兩棲偵察隊的訓練難度和強度也在增大。
  記者抵達淇澳島時,正值“秋老虎”發威,午後的營地訓練場被蒸得灼熱,太陽底下站上1個小時,鼻子、頸後已經開始發疼。
  然而,偵察隊已經在場上訓練了2個多小時。這群剛剛跳入齊腰深的泥坑、衣服上還掛著水滴的尖兵們,很快又進入了下一個課目的基礎訓練——負重穿越火障。
  這樣“水深火熱”的魔鬼訓練對他們來說,似乎已成習慣。沒有人竊竊私語,也沒有人猶豫踟躕。
  而記者看到的,還只是訓練中的冰山一角。
  曾有人用“三部曲”來總結偵察隊的一天——“晨曲”是兩個5公里全副武裝越野;“午歌”是在激烈的槍炮聲中快速通過螞蟻窩、沼澤地等10多個障礙;而“晚樂”通常是俯卧撐、杠鈴挺舉、攀援刺殺等“5個100次”。
  除了這些日常訓練,擒拿格鬥、特種射擊、武裝泅渡、攀登、潛水等偵察兵的專業技能,一樣也不能落下。
  4班班長唐彬告訴南方日報記者,入伍4年,印象最深的是島礁生存這一“魔鬼課目”。1斤大米、2兩鹽、1壺水,要在缺少淡水的伶仃洋某荒島上生存2天,每天要完成偵察滲透、特種戰術等10多個課目的訓練。
  沒吃的,就摘野果、挖野菜、釣海魚,甚至捕蛇、抓蜥蜴充饑;沒火種,有的生吃海魚、有的嘗試鑽木取火;沒淡水,或者煮海水,或者用雨布包裹植物再經暴曬取得水珠。
  另一課目同樣“魔鬼”。
  和傳統射擊要求不同,特種射擊訓練要求“頭靶打眉心,胸靶打心窩”,一招制敵。為了練“穩”槍法,瘦小的隊員王帥直接在槍管上掛上磚頭,別人端槍1小時,他就“加碼”端2個小時;為了練“準”,時任偵察隊隊長的王朝茂在射擊時,甚至請旁邊的戰士用突然引爆炸點和發出煙霧的方式,鍛煉自己心理承受力和適應環境的能力。
  如此搏命,皆因隊員們清楚,偵察隊的“60分”理應比傳統的及格線高出數倍——5公里武裝越野22分鐘合格、步槍精度射擊40環合格、手榴彈投遠45米合格……
  “難啃”課目負重泅渡3公里僅需77分鐘
  南方日報記者採訪時,偵察隊今年的海訓已近尾聲。每年夏天,海訓就在地表溫度高達50多攝氏度的沙灘上進行——記者試著赤腳踩了一下,人已按捺不住要跳起來。
  在這樣的環境下,偵察隊要完成1萬米游泳、3公里武裝泅渡、“海上運動”射擊、蛙人潛水、海底潛行等課目。
  3班預備班長蘇武入伍前是徹頭徹尾的“旱鴨子”,每次一下水還沒撲騰起來就喝了一肚子水。然而,3公里武裝泅渡是繞不開的關卡。於是,隊友們回到宿舍時,總能看到趴在凳子上使勁“折騰”的蘇武。“肚皮貼在凳面上,腳在半空里,瞪出去、勾回來,每天練個幾十分鐘——雖然我墊了棉花,但肚皮還是常常蹭破。能下水了,別人綁4枚訓練用手榴彈,我就綁8枚。笨鳥只能這樣先飛了。”
  後來,這“笨鳥”成了隊里游得最快的,負重20多斤在海上游完3公里,只用了77分鐘。
  另一個公認“難啃”的訓練課目是“海上運動”射擊。
  “海上射擊不僅需要對風向、風速全面把握,還需要對漂浮不定的目標作出實時判斷。”排長鄭嘉霖曾因打出10發10中被稱為“海上槍王”,他總結出“人固目標動、人動目標固、人動目標動”的循序漸進訓練法讓更多隊員摸索找到海上射擊的感覺。
  海上射擊、海底潛行是隊員們的“看家本領”,而信息化裝備操作同樣是必備技能。記者瞭解到,超過95%的隊員們能夠熟悉掌握無線電遙控、航空圖片判讀、偵察通信器材和北斗衛星定位系統使用等信息化裝備操作技能。
  故事
  兩棲偵察兵“文藝範兒”十足
  在偵察隊里,4名武藝高強的“90後”頗有名氣:蘇武是隊里的“飛魚”——負重20斤海裡泅渡3公里只用77分鐘;“神槍手”農增才無論在搖晃的海上還是在昏暗的室內都能快速出槍、發發命中;李金宗堪比“黑色閃電”博爾特,全副武裝越野,他總是很快就奔襲到目的地;訓練追求極致的唐彬和其他3人在我軍首次綜合性比武競賽“礪刃-2013”中獲得突出成績。
  訓練場上、比武賽中,他們驍勇善戰、過關斬將,而脫下迷彩服、卸下迷彩妝的他們,能歌善舞,十足“文藝範兒”。
  蘇武笑著告訴記者,一有空就拉著門楣做引體向上的“猛男”農增才一拿起相機就變“斯文”了。“我們是他的免費模特兒,我們很多的大特寫就是他拍的。”蘇武認為農增才是一起流汗流淚的兄弟,所以拍出來的照片總比“外人”多了幾分感情。
  除了相機,農增才還愛打架子鼓,有時候完成高強度訓練後,他會約上彈吉他的蘇武,一起組一場“不插電”的演唱會——由於條件簡陋,偵察隊沒有對接樂器的設備,但是這並不妨礙他們在臺上又跳又彈。
  要開演唱會,“歌神”李金宗當然不能缺席。今年,偵察隊辦起了首屆“好聲音”,在經過海選、預賽、淘汰賽等環節,李金宗挺進了最後的決賽。“會唱歌的都參加了,競爭很激烈呢,要集齊3個‘嘉賓’的‘yes’才能晉級。還有隊友現場跳起《小蘋果》。”李金宗打趣道:“別看我們訓練時都繃著臉,我們個個都會跳《小蘋果》呢。”
  雖然年紀不大,但是論兵齡,他們都算得上是“老資格”了,每年8月一到,已分別當上各班負責人的他們便多了一項任務——帶新兵。說到這裡,他們竟不約而同地嘆氣:“我們以前應該沒有他們這麼笨(拙)吧。不過,也許我們的前輩當初也覺得我們笨手笨腳的。”
  雖然有時候會“吐吐槽”,但是他們更多的還是從新兵身上看到了自己的成長。
  就像當年的隊長王朝茂鞭策自己一樣,他們總是一邊嚴抓訓練一邊鼓勵著這群全身皮膚還沒有“黑均勻”的新兵們:“當兵要當偵察兵!”  (原標題:陸上可5秒拔槍斃敵 海上能背20斤泅渡3公里)
創作者介紹

Justin

jc30jclm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